Moll道嘎到临江尚未完成班车,光却刚被放生出来似的

第一次远行,印象太多,来不及整理,且先奉上流水,供有兴趣的后来者参考吧。路线是边走边设计的,只确定了几个关键词,对该地区有一些基本的概念,比如那边已经很难看到原始森林了,树不会太粗,不是想象中遮天蔽日的沧桑模样。
关于风景,无需多说,只要抱着好奇,就尽够你发现的。赞美的事情交给自己把。当然,事先要了解一些常识。比如旅行的季节,当地的气候,比如草原的长势与雨水关系很大,森林里的河流与湖泊也是如此,这样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好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所以尽管带上期待和想象上路把。不用顾虑那么多。
选择加格达奇作为旅行的起点,是因为森林是此行的主要诱惑。再加上事先了解到它是大兴安岭地区的首府,恰好与我的家乡处于同样的行政地位,所以很容易想象当地的设施和条件,比如补给应该很容易,住宿应该很方便,交通应该很发达,而且,价格肯定不会太贵,这样便于下一步行动。既然为着森林而去,既然它又在森林中间,还有比这更好的起点吗?
同行三人,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
8月中下旬,东北正是好天气,一路上人们都向我们表示这一点,而我们一路走,一路能感到秋意渐渐沁入,草尖和树叶逐渐透出枯黄,等到9月初,应该满眼都是暖暖的秋色了。
这条线路网上攻略不多,所以我们详细写下自己得到的所有信息,但愿读者不厌其烦。

图片 1

8月16日 北京
晚上7:55分,火车开往加格达奇,硬座156元/张。注:要在北京买到去加格达奇的卧铺,据说只能提前五天去各火车站,我们在学校的代售点只能买到硬座。8月17日
加格达奇
晚上9点半左右抵达加格达奇,站外灯火通明,旅店宾馆甚多,马路斜对面即为华融商务宾馆,标间180,比想象的贵。我们沿着旁边的大路向市里走,约莫两个路口,不到十分钟后,看见马路左边有一家军区招待所,标间100,没有侃价,是夜在此住宿。安顿好行李,约莫十点左右,出门找晚饭。最后只找到一家杂货铺,买了点干粮了事,价格跟内地差不多。餐馆都关门了,街上人车皆稀,静悄悄的,感觉很好。8月18日
加格达奇-根河
昨晚整理攻略设计行程,三人依此洗澡,折腾到很晚才睡,加上招待所里非常安静,一直到早上9点多才起床。留下一人整理行李,我和F去打听车次。我们看了地图,打算一路向西,然后往北折到漠河。下一站打算去根河,传说那边有湿地。楼下的服务员告诉我们,到漠河只有汽车,没有直达火车。我们遂直奔汽车站。加格达奇交通非常方便,汽车站有通往周围各地区的班车,包括到漠河与哈尔滨。到根河早晚两班车,早上八点半左右一班——显然我们错过了,然后只有下午4:05的车。我们不想在加市多耗时间,本来也只是拿它当个中转站,于是又去火车站打听情况,火车站证实了先前的消息,没有直达根河的,只能到伊图里河,且只有早上一班,我们也错过了。于是又掉头去买汽车票。居然买到头三个座位。攥着票回到招待所,路上发现传说中的蓝莓汁,又发现一家西饼店,一番采购。11点半左右结帐离开招待所,背着包在加市转悠。发现一家户外用品店,F买了一顶帽子,25元。然后发现一个傍着山的小广场,山腰上的凉亭里可以俯瞰全城,背后就是树林与草丛,我们在此逗留了一下午。3点钟下山去汽车站。路经一个小市场,发现了蓝莓。不用着急,蓝莓啊松塔啊蘑菇啊,这一路处处见其行踪。4点05分准时开车,运气非常好,车上除了我们,几乎没有人!后来得知,这班车还在试运行阶段,刚开一个多星期。司机问我们是不是来旅游的,给我们一人一个松塔尝鲜,于是我们各自捧着松塔嗑了半天。一路皆在岭中穿行,云脚在山坡上追逐,青春的白桦林和沉静的落叶松相互依伴着像一句誓言,溪水和池塘静静掩映着森林与蓝天。森林铁路时时与我们交汇,拖着木材的小火车缓缓从旁边驶过。山岭中经过很多村庄和集镇,还有森林里护林员和护道员的小木屋,新鲜又不可思议。这是此次旅行中最美的一段。若要看森林,我们一致推荐这条路线。不过,这或许与我们乘车的时间有关。森林得配上斜照才美,若是正午的阳光,可能效果会略差。
晚上8点45分左右到达根河市,天已全黑,进城后陆续有人下车,司机建议我们去汽车站边找住处,那边旅店干净一点。但过了火车站不久,考虑到次日要乘火车,我们在不远的一个路口就随别人下了车,因为路边看见一家旅店,貌似比较干净。进去问了价钱,10元一床,不能洗澡,洗手间公用,但的确很干净,于是定了下来。随后出去找吃的,对面一家清真小餐馆,点了一份炒蹄筋、一份拉皮,一人一份豆腐砂锅,然后两张大煎饼,合计33元,味道很赞,三人吃到撑死。重申众多网友的经验,在东北吃饭,一般餐馆的盘都很大,量很足,各人要量力而行。
补:加格达奇到根河的汽车票是40元/张,时间为四个半小时。另外,进了大兴安岭之后,一般的小镇,旅馆都不能洗澡,我们一直到哈尔滨,才算洗了个痛快。该旅店好像叫鸿运旅店,没什么特别好说的,但老板非常正派(是从该词真正的本来的意义上形容)。。。一个一个仔细地登记我们的身份证。不过在这两地,我们没有遇到任何不正派的人,就跟我们身边的小城市一样,自有其生活节奏,不会突然动什么心眼。如果有人喜欢要一个定义,或者形容词,好让自己确定并放心,那就用人们常说的淳朴把。尽管放心,没有人会动脑筋骗你。
另外,因为我们晚上才到根河,没看成根河湿地,根河大桥也是次日乘车时匆匆一瞥。

摆弄完简易小厨房,已近六点半,光却刚被放生出来似的,给了山头一个深吻,火辣辣的天地热恋,像某人。火华提议:不如跑步?恰逢时机。

8月19日 根河-莫尔道嘎
吸取昨天教训,今天起了个早,但也有6点了。退了房出来,天已大亮,三人沿着昨天进城的公路往回走,一会便到了火车站,此时火车票尚未开售。根河站的营业时间是早上6:30至晚上8:00。正赶上学生返校时节,家长们排着长队。留下F排队,我和M出去找早点铺。这里的小饭铺看着都有点脏兮兮的,包括昨晚那家,但小镇上大抵如此。没必要天天洗刷干净,当地人都知道底细,图个方便而已。斜对面就有一家卖早点的,包子豆浆都有,我想着北京的包子一顿至少吃四个,我们三人,至少也得十个,于是跟老板说,来十个包子,两碗豆花,他看看我们,没说什么(这是一点不厚道之处)。等包子上桌,我和M都惊呆了!好大的包子,我们一人最多吃一个。。。剩下的我们一直吃到中午,连午饭也一起管了。加上给F带的一碗豆浆,一起12元。
8点多,登上到莫尔道嘎的火车,车票7元/人。火车继续在山林中穿行,11点左右到达莫尔道嘎站,但是离镇子还有几公里路程,必须乘当地的小三轮,车价各人不一。这里开始嗅到商业与竞争的气息。我们在当地太惹眼了,一下火车即被若干人纠缠,要领我们去白鹿岛(即莫尔道嘎森林公园),随便问了一下价钱,包车都开价300,我们嫌不实在,径直出站,没想到在站外傻了眼,那么多小三轮吆喝,看着一片混乱,幸好先前火车上认识的一个小伙有父亲来接,于是为我们解了围,领我们上了他的车。到镇上一人收了我们4块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车子停在一家旅店门口,据说位置极好。因为是他父亲推荐的,我们没抱任何戒心,欢欢喜喜进去找了间三人房,然后问老板娘价钱,结果一张床要三十,而且没有卫生间,不能洗澡。先前在网上看到,这边一床通常也就十块左右,感觉有点宰人的意思。我们不好拔腿就走,于是跟她侃价,最后侃到20/床,定下来了。先前一位徐大姐,从车站一直跟我们到了这里,问我们要不要包车,住处解决之后,便开始和她谈判。最后讲定240元去森林公园,包括一切费用。这里特别提醒,按照我们的观察,去森林公园,如果不包当地人的车,自驾车进去,或者徒步进公园,应该都要收门票,参考网友的经验,门票价格应该为100元每张。而包车时,尽管车主一般都声称车价里包含了门票,且说什么他们带进去的游客三个人可以免两张门票,但我们最后发现,这240全是车主得了,进公园压根没有人收门票。当然,车主与公园方面肯定是有分成之类的,具体我们就不得而知。司机是她的爱人,姓刘。路上徐大姐带我们去她家转了一圈,看了她养的狍子,说是有天从山上自己跑下来的,就给她当宠物养了。
当地人都说去森林公园大约有100多公里,但我觉得他们的意思是要到公园深处的白鹿岛,镇上距白鹿岛才是一百多公里,到森林公园只有十几公里而已。所以徒步的驴友们可以不用理会他们。但老实说,我们不鼓励徒步。或许是昨天一路的森林太美,这里的森林,在开始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相当乏味,而且道路逼仄,两边的树林直压过来,不仅不美,只觉得闷得慌,不适合徒步。我们先前也作过徒步的打算,只是已到中午,恐怕当天赶不及,而镇上说公园里的住宿非常贵,况且我们今后去别处也必须回到镇上坐车,所以最后还是包车前往。事实证明我们是正确的。沿途有若干景点,蝶溪、红豆坡、鹿道之类,景色一般,但好歹走进森林,认识了森林里几种特别的植物:越桔和杜香。越桔土名红豆,红色浆果,可以食用,酸中带甜(以酸为主,亲自品尝结果);杜香亦如其名,可制香料,清香不俗。这是刘师傅的儿子教我们识别的。很聪明可爱的一个孩子,大森林的小主人。森林里最美的还是有水的地方。激流河环着森林和白鹿岛,是明信片上的风景。如果到了莫尔道嘎森林公园,建议还是进入深处,激流河与白鹿岛,算是整个公园的精华,值得一看。河中可以漂流,河上有一大桥,观落日据说极佳。如果不到此处,莫尔道嘎这一站就可以略过。
老刘和小刘带我们在白鹿岛旁的森林里采蘑菇和蓝莓,边采边吃,返回时已六点多,回到镇上已近八点。刘师傅将我们送到旅店门口,互相道别。
然后依然是吃饭问题,因为很累,原打算就在旅店吃饭,但菜单价目委实吓人,我们于是出去找饭馆。相对来说,莫尔道嘎是沿途经过的最繁华的小镇,可能是旅游的缘故吧,旅店饭馆甚多,镇子建设得也颇有规模。随便拣了一家,饭毕结算31元。
可能是没有在旅店吃饭的缘故,回来的时候,老板娘不答理我们,不像先前,赶着开门,又赶着招呼吃饭。不推荐这家旅店,不实在。不过也不记得名字了。驴友只要记得到了莫镇留个心眼,多问几家,多侃价就好。也说不上特别不好的。
晚上研究了路线,结合白天从徐大姐处得到的信息,决定次日去临江,从临江转拉布大林,再去海拉尔,不去漠河了。

“好啊。”我与丹妮应声附和。

8月20日 莫尔道嘎-临江
莫尔道嘎到临江没有直达班车,班车只到室韦,票价30元一张,室韦距临江十多公里,需再包车,估计四十元左右。我们先给网上推荐的牛根生家打电话订房间,女主人告诉我们如果包车大概170左右。我们遂与昨天的徐大姐联系,将车价侃到170。仍是刘师傅开车。据说去临江有两条线路,一条略远,但风景很美,另一条路线为班车路线,要逊色很多。我们选了远的一条。沿途大片的草场与麦田,收割完的油菜地整整齐齐地摞着秸秆,另一番壮阔风景。途经太平、老鹰嘴,三个多小时后,到达临江,找到谢廖沙家,下车与刘师傅告别。
手头有刘师傅一张名片,手机为13847067500,网上还有个博客:xuyanqiu888.51.com,我们还没有访问过:P
徐大姐很有经济头脑,性情爽郎,信息非常丰富,这点让我们很佩服。但在商言商,谈价钱还是必要的。刘师傅脾气很好,也有耐心。

昔本的雨季如快绝经而未绝的妇女,稀稀拉拉地拖着,脸上总有阴翳,连接触它的人身子都莫名沉重,像暗藏了一个冬天。今日难得放晴,出身汗,当作祈光成功的贡品。

我们在临江逗留了两日,前面几天风景都在路上,一直要坐车,在这里可以好好作个休整。牛家的小屋住着很舒适,一切如网友所言,干净、细心、安静,虽然洗澡水有点小。床位每天30/人,洗澡另加10元。
到了这里,无需任何介绍了,天地山川都在眼前,随便享受吧。

快七点,三人收拾妥当,择一村中小道,开始慢跑。

8月21日 临江
闲散的一天。下午为山上的秋色吸引,上了山。白桦开始变黄了。在山谷中发现一片特别的绿草地。傍晚下山,下起了小雨。晚上窝在房间里看书,闲聊,看照片。

火华为先,丹妮紧随,我来断后。

8月22日 临江-室韦-拉布大林
昨天遇上一位独行的驴友,约好今天一起包车去室韦,从室韦转拉布大林(注:当地人把额尔古纳称为拉布大林)。室韦的班车8:30发车。我们一早起床收拾行李,坐在餐厅里望着外面的雨聊天。今天总算赶上了传说中丰盛的早餐。煎饼、煎蛋、大碗粥、面包、结着奶皮的牛奶、蓝莓酱、奶油、黄油,是一路上最值得留恋的一顿。饭毕结帐,两天的房钱和澡费,在她家吃了三顿正餐和一顿早餐,合计460。正如网友所言,在此地吃饭还是有点贵的。女主人为我们叫了车,餐毕就此告别。
补:谢廖沙家的电话我们没有记,也是参考此前一位网友的游记。临江很多家庭旅馆,我们去时,路边还在盖新房,也是供游客居住的。
到达室韦后的情形有点出人意料,尽管我们早到了一个小时,班车却已没有位置。空位子上丢着矿泉水瓶和衣服,都是占座的。据说昨天有很多游客订了座,后来的当地人也没有座位。由于不能超载,且一天只有这一趟车,司机于是和另一辆开往莫尔道嘎的班车商议,最后讲定,如果到莫尔道嘎的人不够20人,而去拉布大林的凑够了20,就改道去拉布大林。很幸运,最后凑够了人数,顺利在8点40左右开往拉布大林。车票35元/人,车程约两小时。
补:对室韦印象不好,像个度假山庄。想住俄罗斯瓦楞房,看风景,还是推荐临江。山水都有,树林草地也不错,对岸也有俄罗斯。。。

途中不时有狗吠,丹妮奔到我身边请求保护,不知我已心跳加快,她一声“佳文姐,救我”,令我强作孔武状“不怕,不怕,狗在院内”。不曾想,跑了不足百步,一条小黄狗便从屋里追了出来,两人一齐大叫:“天啊!不要过来!!”,心下着急,脚下又不敢加速,真真花入狗口。登时眼镜一摘,心一横,权当闯黄泉路。

约11点到达拉布大林。雨后的山笼罩在云雾中,沿途又是一番风景。
拉布大林到海拉尔的汽车非常多,至少一小时一班。我们乘12点的车去海拉尔,票价27元/张。匆忙一过,对拉布大林几乎没有任何印象。但是有不少人推荐上该市的天线山俯瞰该市,据说风景很美。一路遇到的人也都很好。不过拉布大林汽车站的厕所真是超乎想象的恶心。

当然,10秒后我知道了一个道理:别太看不起狗,狗不会随便追人。你们对狗的大部分恐惧,都来自恐惧本身。愚蠢的人类,科科。

下午两点到达海拉尔。一路从草原经过。下车直奔火车站买去哈尔滨的火车票。很幸运地购得三张硬座,晚上八点多发车,次日清晨到达哈尔滨。
余下的时间去了俄罗斯商城,买了三个套娃。路上经过苏联红军烈士陵园,老人和孩子在公园里玩耍,开始落叶了。
补:这时候也是学生返校高峰,车票比较紧张,建议提前订票。我们是抱着无座的决心的,因为M预订了哈尔病到上海的机票,必须赶时间。
这是我们最匆忙的一天,旅行到今天其实就算结束了。拉布大林应该多待一会,海拉尔对想去草原的朋友应该是必经的。

过了狗关,便见上坡,山路多弯且多坡,一个急坡,又见一个长缓坡,伴着汗水一层又一层。曾在半年前骑车上行,一踏三喘仍记忆犹新。呼吸声击穿耳机的阻隔掉落音乐声中,激荡起运动不足之人的哀悼之歌。

8月23日哈尔滨
下火车后买好回北京的车票,坐11路车找到小杉树青年旅馆,很失望。因为有会员证,标间为100。但是不干净,桌椅都积了一层厚灰。来住的似乎都是当地学生及其亲友,没见到背包客。并且距火车站还有半小时车程,不方便。不推荐。
白天待在旅馆补觉,傍晚去中央大街。在传说中的东方饺子王吃了饺子,很赞。然后吃了传说中的马迭尔雪糕,买了传说中的马迭尔面包,回来路上在一家秋林专卖店买到了红肠和粉肠。

正懊恼间,忽听丹妮惊叫:哇!云,这云超美耶!

8月24日 哈尔滨-北京 M乘飞机回上海(机票折后520+200燃油附加)。
我与F乘火车回北京(动车,280元/张),是夜十一点半到达北京。奥运正在闭幕。
地铁回学校。
补充:旅行总费用4500左右,包括M从上海到北京的火车票及哈尔滨到上海的机票,主要开支还是交通费,食宿相对都很便宜。一路上互相理解,就没有不愉快。(事实上,需要我们特意理解的事情,也几乎没有。)
山间蚊虫很多,若要下午二点之后待在山上或树林中,一定要带好风油精。(早晨的情况不清楚,没有早起过,所以也错过了当地人推荐的看日出的机会。)我们的很多照片,都是我在旁边帮摄影师赶蚊子拍出来的呀。。。

抬头看,一大朵一大朵的白云组成各种造型在拐弯处等着取悦我们。火华接:“哈,你和我们刚来时一样,见云总要如此大惊小怪一下。”“哇!我现在也还是会感叹啦!”我拒绝被代表,“云南的云符合我对未来夫君的所有想象,最重要的一点:百看不厌。”

话匣子一开,就承了一半的跑坡之苦。看云,观坟,扯八卦,不自觉便到了返程点。

回程尽是下坡。轻松,惬意,张开双手似乎就要飘起来。我不知道我要到哪去,不知道会飘到哪个枝头被鸟叼走,但就是这样令人神往,这种不知所终的轻盈。如此一来,似乎连“堕落”一词都带着褒义。

风生万物,云下众生,皆获出路。

途中霞光染尽层云,云害起羞来,地上又有一段爱恋。

对同一片云,火华说:光与影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就连路线都精妙绝伦。

丹妮:这明明就是个无头还快速穿行的幽灵嘛。

我:啊,老天急了,如此巨大的一条祖传染色体。

缘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