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成柱故居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2月25日,美国纽约爱乐乐团一行250余人自北京抵达平壤,开始历史性的“朝鲜之旅”。国外众多媒体跟随采访,下面就让我们透过这些摄影记者的镜头,认识这个蒙在神秘面纱之下的国度。

纽约爱乐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马泽尔步下飞机。

也许是第一次来到朝鲜,纽约爱乐乐团的新闻官兴奋地招呼着记者。

一些乐团成员在富于朝鲜特色的宣传画前合影留念。

朝鲜方面也准备了可口的美味来欢迎这些远到来客。

晚上,朝鲜在万寿台艺术剧场举办盛大演出欢迎美国纽约爱乐乐团来访。

演出的节目多是表现朝鲜革命题材。

演出的节目多是表现朝鲜革命题材。

平壤万寿台的金日成铜像,每天都有来自朝鲜各地的民众和学生到这里敬献鲜花。

伟大领袖指引朝鲜人民的前进方向。

朝鲜是一个高度军事化的国家,青少年从小就开始接受军事训练。

平壤街头的公共汽车

世界上的首都,恐怕很少有象平壤这样,宽阔的马路上车辆寥寥。

交警在空荡无人街道上指挥交通。

一名妇女怀抱玩偶走在平壤街头。

平壤地铁可能是世界最深的地铁,最深处达地下200米,平均深度亦达100米,修建是出于战备考虑。

尽管朝鲜排斥西方,但英语教学依然受到重视。平壤的人民大学习堂,老师在讲授英语。

学生积极响应老师的问题。

人民大学习堂里亦有计算机设备供学员使用。

富丽堂皇的万寿台艺术剧场。

26日清晨,被冰雪覆盖的平壤街头。

纽约爱乐乐团车队抵达平壤时经过的村庄。

平壤市的一处工厂。

清晨,排队等车上班的平壤市民。

平壤的女交警是街头一道靓丽的风景。

平壤街头的军人。

平壤军人。

平壤大同江岸边的主体思想塔,高150米。

在主体纪念塔的边上,有一个巨大的朝鲜劳动党党徽。

我去了那几个地点:
平壤

平壤地铁

金日成(김성주)故居

发表于 2004-04-01 08:38

本身在1994年的夏日去平壤参与三个世界邀请赛,在平壤呆了贰个礼拜。因为那儿小,不是很记得各类细节,但是有许多东西以往依旧梦寐不忘。
当时周周唯有一班飞机来回于香江和平壤之间。大家团加翻译一共有近贰十一个人,北朝鲜方面也提供了一名翻译,可是中夏族民共和国的翻译和北朝鲜的翻译在身形上就有相当的大的分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翻译又瘦又黑,北朝鲜的翻译就比非常的胖一些。当时我们就问中方的翻译为何会如此,他告诉我们因为他到北朝鲜来没有啥事物能够吃的,长日子下来就瘦成那样了。而北朝鲜的翻译平常到中华来,吃得比在北朝鲜时好,所以就能够胖些。
招待大家的酒店至少有五十层高,在及时的两江边上,窗外能遥望两江的美景。据悉这家饭店算是世界级的小吃摊。我们每趟吃饭的餐具都有西餐的刀叉和中餐的筷子,让大家以为十分新奇。尽管每趟都有蒸馏水提供,但翻译告知咱们那大好些个是自来水,或者不干净(大家平昔不听进去,最后吃亏,这是后话)。向我们提供的食物都很科学,还应该有餐后甜食,是从海外进口的冰淇淋。大家可疑每一个房子都有监听系统,因为第一天大家对和谐人说认为青菜相当不足,第二天就给我们上了一大堆的青菜。室内有电视机,不过唯有几个台。因为听不懂朝鲜话,通过镜头猜到多个台是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播放不掌握是北朝鲜今年的阅兵仪式。另贰个台是在播放曾经红遍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民代表大会江南北的电视剧《渴望》,当然是曾经配音成越南语了。你是相对不会看到有广告时段的。
从酒吧报到并且接受集球馆有一段车程。固然接送我们的车是一辆大巴,不过感到那辆大巴有一点点过于破旧。但是已经精晓令人感觉到他们是用尽全力找到一辆最棒的车来接送大家了。每一遍走在半路都极少见到任何的车辆和其他名,不常看看的是穿着校服的小学生,三三两两地走在旅途。路面极宽大,但平壤属于是山川地带,有多数的小山包。翻译告知我们当下和美军应战的时候,让美方最厌倦的就是那个小山包,因为不知道有哪些小山包里有山洞,冷不丁就释放炮来。
在比赛的空子,北朝鲜方面带我们去他们以为应该让大家游览的地点,由笔者逐个道到。平壤早在80时期末就建好了大巴,但大巴是浓密地下近一百米处。因为那时候战役的时候埋了过多地雷,有个别地方害怕会影响本地的布局,只可以把大巴挖得很深。与香港(Hong Kong)差距巨大的是在平壤地铁里你是看不到其它叁个商业广告,而东方之珠的大巴是不放过任何贰个足以放广告位的地点来赢利。在平壤大巴里你不得不看到雕刻精美的大型浮雕和美轮美奂的吊灯。
金日成(Jin Richeng)的旧居是几所小破茅房,里面摆放着几副照片和局地农具。大家在采风的时候看看人头涌涌。翻译告知大家,每年全北朝鲜的百姓都会自然来金日成(김성주)故居看看,实行参拜,是带着特别的感动而来参拜的。当年金一星还未去世,作者立时也年纪小,作者就觉着奇怪,人都没死,为啥要弄个“故居”出来?
在金成柱故居旁边不远处有三个巨型的文化馆,大家一团人在其间也终于玩得一点也不慢意。不过自己发掘在游乐场里从未卖水或小食物的地点,临时看看局地小学新手里拿着的棒冰是有个别发黑的事物,令人看了也不会以为好吃的。大家还去游历了青少年宫,那是一座占地面积非常大的建筑,设备先进。里面有一部分学员在练习弹奏乐器和跳舞。旁边还恐怕有一所表演用的大剧院。当时内部的配置就已经让本人感到很正确了,至少在首都也层层设备这么的圆满的剧院。(细节笔者不太记得了,只是记住了当下的痛感)
朝鲜有一道特色菜是朝鲜沙茶面。他们还专程带大家到一家盛名的客栈吃最正宗的冷面。大家在旅社里坐了一段时间后,摆在面前的是一大碗清汤面。面是在最底部,上层是用牛肉、青菜和酱菜堆成像小山似的。作者是从未有过把面吃完,因为以为并倒霉吃。前面提到的“蒸馏水”果然是不通透到底,我们有几人喝了未来就持续的腹泻,吃了药也止不住。拉得作者在竞技时也一向不力气,向来坐在地毯边上等着轮到小编进场,在场上也就一通乱做,居然也绝非难倒,实在是窘迫。
我们每一个人都发了有个别北朝鲜的钱,笔者不记得是何等颜色的了,反就是无法在经常公司里买东西的(大家也看不到有啥样公司),只可以在酒吧里的小市廛里用。到结尾一天了,笔者要好手上的钱也从未花出去,因为实在是未曾东西能够买。元帅就对大家说,运动员就不出去看商家了,反正也不会有东西卖的,把钱搜集在一起,由教练跟翻译去探望给各种人买点记忆品带回去固然了。北朝鲜当然还会有贰个特产是大苹果,可是翻译告知大家,全体的苹果在收获之后都按布置分配给各种家庭,不会在商海上贩卖,所以大家也见识不到他们的苹果是哪些样子,最终大家各种人就只带了北朝鲜吃饭用的筷子回国了。
在这一周里,从翻译口中级知识分子道了有的平壤的情事。他们把全北朝鲜最棒的事物都聚集到了平壤,当时也唯有首都平壤是对外人开放。平壤里不充许出现残疾人和乞讨的人等,千家万户会自然在中午4—5点的时候到马路上扫大街。政党会为种种人按布署分配好全部生活所需物品。每一个人的启蒙都由内阁安插,就好像是极致的呈现了社会主义。
不了解十年过去了,平壤会有如何变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