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多少个竟累到未有引力走下山了,从松潘到都江堰的213国道上

7月31日,凌晨4:50,被瓜子无情地叫醒之后,善良的小诗雪中送炭,借我一套厚衣服爬山,顿时满满的正能量。凌晨5点,伸手不见五指,我们跟着一个自称知道怎么去天葬台的江西老表出发了。跨过郎木寺大门时,如履薄冰,当时我的心情激动得无以言表,这算成功逃票了吗?未必。

【郎木寺–若尔盖–成都】

图片 1

8月1日,早上6点起床,慌张之中把行李收拾好,赶上6:30的唯一班车,与瓜子一同从郎木寺去若尔盖,计划从若尔盖为起点,搭车去成都。这是继前一天看天葬的又一次早晨赶路,没刷牙洗脸,上车就继续睡觉。2个小时的车程,到了若尔盖。本想在车站restroom洗洗漱,无奈这里依旧是农村最古老的蹲厕,下不了手。于是就这样吃了早餐,和往常一样,避免搭车不顺利,故意吃得很撑。

上山的路上,藏民家的阿鸡阿狗叫个不停,因为怕被抓到逃票,总觉得八面埋伏,草木皆兵,都也不敢怎么说话。走到一个分岔路口时,乌黑之中听到有只狗在前面不停地吠,这时,大家都不敢向前了,我吓得立马站到人群中间,前面后面都有“护卫”,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正当我们商量该怎么办时,老飞打开手机电筒,直扫前方那只恶狗,不料,原来只是一头蠢驴!我们都被骗了。不过,这头蠢驴倒让我们放松不少,至少令我们哭笑不得。

图片 2

面临着分岔路口,不知哪一条才是通往天葬台的路。我们选择相信江西老表的经验,跟着他选择了其中一条需要攀爬的小路,一路爬台阶、爬矮墙、爬山坡,走着走着,已经凌晨6点了,我们没有看到一只秃鹫,没有听到任何祷告声,却走向了下山的路。我们被江西老表忽悠了,去你大爷的,我们一路担惊受怕、匍匐前进,结果竟然给带错路。接着,赶在天亮以前,我们又返回当时的分岔口,选了另外一条路。在天亮之前,我们终于赶到天葬台,却发现,地上只有几天前,抑或者几年前的碎骨头,“今日有天葬”纯属谣言。

到了高速路口,这里往四川方向的车并不多,看来搭车有些难度。我们一路徒步一路拦车,大概等了半个小时,搭上了第一辆车。车主只能拉我们30km,到达一个叫“巴西回”的村口,就下车。刚好在加油站旁边等,偶尔有几辆车驶过,但要么不停,要么满人,要么不顺路,我们等了许久。后来,有一辆车倒退到我们面前,问我们往哪走。这一刻真是大大的惊喜,竟然有人走了还会回心转意。司机说:“这是我们领导的车,我们领导人特别善良,既然顺路,就帮你们一把”。原来,这是高速公路公司领导的车,可惜他们只能送到川主寺,因为他们要从黄龙机场乘飞机回成都。到达川主寺,已是中午11点多,我们没有吃东西,继续搭车。

图片 3

图片 4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在寒气逼人的山顶上看日出,也是第一次。没有看到天葬,我们几个竟累到没有动力走下山了,于是在路边坐到八点。慢慢走下山,快到郎木寺大门时,已经有喇嘛在查票了,而且看起来非常严格,我们该怎么出去才能逃票呢?凭瓜子的经验,我们几个要分开,“大摇大摆”地走出去,我们照做了。当我真的“大摇大摆”地走过查票人员的身旁时,都快吓尿了,不过,我最终成功踏出大门。哈哈。那一刻,我好想对查票人员大笑一声“I
am here”。(I know I欠扁)

这里已经是四川境内,可以看到黄龙和九寨沟旅游区的指示牌,来往的车也比之前多了一些。等了一会儿,搭上了一辆小车,顺路的距离不过二三十km,到达松潘古城,下车。固然不能在城区搭车,两人饿着肚子走了1km的路,来到213国道,边吃面包边拦车,此时中午12点多。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遇到一个好心的大叔。听大叔说他要回都江堰,我心里当然沾沾自喜,都到都江堰了,成都还远么?大叔是个比较内敛的人,话不多,所以漫长的路上也不用陪聊。

图片 5

图片 6

回到神仙居刷牙洗脸吃早餐,又开始下一站:扎尕那大峡谷,攻略说那儿的风景很美。从郎木寺到扎尕那来回四个小时车程,藏民司机是个开车非常“狠”的人。去的路上,我坐在后座,整个人像被扔进洗衣机,360°全方位多角度地翻滚着,美丽的心情被毁得一塌糊涂。

图片 7

图片 8

从松潘到都江堰的213国道上,途径汶川、映秀、茂县,总路程大概281km。汶川境内,可以看见新建成的厚厚实实的楼房,也能看到在地震中坍塌的遗址。高速路两边都是高山,以及用铁丝拦截的泥石流。经常在新闻里听到“泥石流”这个词,却没有丝毫感觉,但当亲眼目睹山上的泥土石头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向人类时,才感觉到大自然的力量有多恐怖。

扎尕那,确实是个世外桃源,偏僻的小村庄建在山坡上,远处看去,安静的小木屋有些小清新之美。从村子徒步到大峡谷需要2天的时间,我们只是尽力能走多远就走多远。逆着山间溪流的方向,我们一路进山,累的时候,就坐在河边,掏漂亮的石头,触摸清凉的溪水。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没走一会儿,天竟下起雨了。担心下大雨而引起泥石流,我们赶紧回头出山。我本身不大喜欢户外徒步,加之天公不作美,于是决定回客栈。回到郎木寺,各个都累到趴下,这一天的行程是吃力不讨好。下午,搭车从拉卜楞寺过来的小翔与我们汇合。

这一段的高速路有很多隧道,最长的隧道长达5km,有些隧道因为山体坍塌堵住了出口、破坏了路灯,隧道里能见度不到50米,我们的车以90km/h的速度行驶在隧道里,看着模糊的前方,就像鬼片里的镜头一样恐怖。隧道外,工人们正在抢修,可修了这一边,又坏了那一边,泥石流就像是一个大恶魔,将爪子无情地伸向人类。汶川,即便没有地震侵袭,也一直在和挡不住的泥石流作顽强的抵抗。

图片 12

图片 13

晚上,大家终于得以坐在一起,歇一歇,聊一聊,没有白天赶路时的波澜壮阔轰轰烈烈,却落得几分悠闲与安定。PS
甘南的早晚温差很大,晚上冷得跟广州的冬天一样,而且还没有足够的水洗澡。

路上,瓜子告诉我,在我们右手边的山上,埋藏着原来的213国道,它是链接成都与汶川的生命线,而2012年的地震瞬间就把这条生命线掐断并摧毁了。那一刻,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辈子会有机会来到这样的地方,目睹这样的场景,倾听这样的故事,感受这样的心情。

图片 14

图片 15

车子终于到达都江堰,拖着湿漉漉的行李和沉甸甸的心情,走到某高速路口,等了很久,都没有去往成都方向的车,询问了交警才知道,成都在下暴雨,因此成绵高速暂时封闭。于是又拖着湿漉漉的行李和失落落的心情来到约2km远的成灌高速路口,这儿的车真多。不一会儿,搭到一辆去成都双流区的小轿车。年轻帅气的车主说,他偶然在电视上认识了免费搭车的手势,今天才有机会帮我们一把。到成都双流区时,他及时把我们送上了最后一辆去市区的公交,哇,对成都的好感立马剧增~~~

图片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