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接着问说,红元帅征途中遭逢了一场最严寒的大战——北江血战

  如果你还没有去过这个物质并不那么丰富、资源也极其有限的小国,就跟着我的脚步一起走下去,相信你一定会发现一个单纯、美好的卢旺达(Rwanda),亦或是自己。这里是非洲,这里是——卢旺达。

       
二万五千里长征……静静的看完,细细的体味!很感动,很震撼!无语转发!

 

    《我辈绝不可忘却的过去》

图片 1

     
陈树湘当时28岁是红34师的师长,红34师是断后部队。红军长征路上遭遇了一场最惨烈的战役——湘江血战,
那一战红军差一点全军覆没。红34师本来已经到了江边,但为了掩护大部队过江,返身又扑进了敌人的包围圈,最后全军覆没,陈树湘也因为腹部被手榴弹炸伤而被俘。他被抬在担架上连夜送去报功,路上,抬担架的士兵突然觉得脚下一滑,旁边的人打着火把一看,在场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年仅28岁、黄埔二期毕业的陈树湘竟然用手把自己的肠子拽出绞肠而死。

 

     
董振堂如果活到解放,至少是开国元勋,因为他当时已经是军团长,和林彪、彭德怀平起平坐,可惜他在西路军的战役中壮烈牺牲。

  是谁说越单纯越快乐。也许真的如这句话所讲,物质生活的贫瘠却给了卢旺达人民纯真而又热情的笑容。在这里,你总是能轻易的看到他们露出洁白的牙齿,总是很容易的就被他们的快乐感染。

     
长征路上的一天,陈慧清突然要生孩子了。早不生晚不生,偏偏在一场激烈的突围战刚一打响时要生了,而且是难产。当时陈慧清疼得满地打滚,身边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只有几个红军小战士。仅仅1公里以外,董振堂正率领战士拼死作战,眼看着顶不住了,董振堂拎着枪冲回来问:到底还有多少时间能把孩子生下来?没人能够回答。于是董振堂再次冲入阵地,大声喊道:“你们一定要打出一个生孩子的时间来!”结果战士们死守了几个小时,硬是等陈慧清把孩子生了下来。

 

     
战斗结束后,一些战士经过产妇身边时都怒目而视,因为很多兄弟战死了,但董振堂又说了一句足以载入史册的话:“你们瞪什么瞪?我们流血和牺牲不就是为了这些孩子吗?”80年前,在那样的情形下,一个军人说出这句话,这样的情怀你能想象吗?

图片 2

     
我在想:我们缺故事吗?我们不缺;我们缺英雄吗?我们不缺。只是没人给孩子们讲这些,我们的孩子们不知道这些故事,也不知道80年前这些军人曾经付出了什么。

 

     
朱德元帅,大家知道朱德在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前是什么人吗?我最近刚刚去云南陆军讲武堂参观,那里有一张照片,早年的朱德穿着裘皮大衣、绫罗绸缎,留着大八字胡,他当时是云南陆军宪兵司令部司令,中将军衔,要枪有枪,要兵有兵,要钱有钱。但朱德抛弃了这些荣华富贵,就是要加入中国共产党,重新开始一番艰苦卓绝的事业。一开始,朱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还碰了壁,陈独秀对他说:对不起,旧军人我们不要。朱德远赴千里之外,在德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朱德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最后起义部队在广东潮汕的汤坑被打散了,周恩来、叶挺、贺龙等人坐船离开了,朱德带着后卫部队去找主力,遇到一群残兵。当时有人主张各奔东西,但朱德把剩下的2000人拢在一起,带领大家继续革命,到最后只剩下800多人上了井冈山。在这800人中,就有后来立下赫赫战功的林彪、陈毅、粟裕等人。毫不夸张地说,这800人,就是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的基本班底。

  记得曾经看过的一个节目中,主持人问小朋友说,暑假里你都干什么了?小朋友带着炫耀的语气回答,我去非洲了。主持人接着问说,去非洲看动物了吗?觉得跟北京的有什么不同啊?

      长征一共穿越了中国15个省区,翻越了20多座崇山峻岭,
走过了30多个急流险滩;在不到2年的时间里,一共遭遇了
400多场战斗,平均每3天就发生一场遭遇战。但即使如此,
红军依然保持着平均每天25公里的行军速度。所以说,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一次不畏艰难险阻的远征。它成为世界军事史上的三大远征之首。

 

     
为什么美国军人直到今天都对中国军人充满着敬畏和好奇?因为他们发现,60多年前的那场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大批师团级将领都经历过长征,所以他们得出一个结论:长征锻造出中国最强悍的一代军人!

  小朋友幽默的回答,在北京它们在笼子里,我看它们;在非洲,我们在笼子(指去野生动物园时乘坐的防护车)里,它们看我们。

     
再来看一组数据。长征是付出巨大的牺牲换来的:长征出发的时候,红军一方面军
86000人,最后到达终点时不到7000人;红四方面军出发时有10万大军,最后零零散散到达终点的不过3万人。

 

     
1995年王平将军讲起过这个故事。当时大部队已经过了草地,突然彭德怀来找他,说还有一个营的部队没有到,让他回去找。王平带着警卫员走到班佑河边时,
正是黄昏,玫瑰色的夕阳挂在天边,他远远看见几百个红军小战士背靠着背在睡觉,他当时勃然大怒,走过去就推那些小战士,谁知推一个倒一个,
700
多个红军小战士再也经不起体力透支、饥寒交迫,在睡梦中全部死去了。王平将军讲到这里时老泪纵横,他说:
“你知道那天有多安静吗?鸟都不飞,鸟都不叫。我把他们一个个放平,他们还都是一群孩子呀!”

图片 3

     
还有一组数据。红军军团长一级的平均年龄为25岁,一线作战的师团级干部平均年龄为
20岁,14岁到18岁的红军小战士占60%。所以,长征还是历史上罕见的青年血脉贲张的历史事件。那一代年轻人虽然不像我们今天这么富足、这么安宁,但是他们背负着光荣和梦想,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核心脊梁。我们虽然成不了英雄,
但可以成就英雄的梦想。在这一路上,我依然能感受到长征的影响在今天的延续。纪念长征81周年,更要缅怀的英烈。

图片 4

【敬请转发】

 

  正如这个孩子幽默的回答一样,行走在非洲卢旺达的土地上,与黝黑的皮肤擦身而过,我们皮肤的白似乎显得有些刺眼。

 

  看着他们在路边席地而卧,经历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但我也许并未读懂他们眼神里流露出的讯息,也许并未猜透那些他们想要告诉我的话。

 

图片 5

 

  Global Umuganda (Day of Global Service)for
Kwibohora20,在大屠杀20周年纪念的这一天,用自己亲身的体力劳动消除种族间的歧视、误会是最好不过的方式。各色人种汇集这里,他们不问你从哪里来,不分皮肤颜色,不管你会不会讲当地语言,你只需要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他们–We
are family。

 

图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