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马尼拉时,差不多是因为对圣地亚哥以此城市还不领悟

   
飞机降落前从空中俯瞰地中海海滨城市巴塞罗那,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图画。蓝色海洋环抱着的绿色城市,五彩花坛簇拥的白色建筑,无不展示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雄伟壮观的神圣家族教堂,新颖别致的奥运村,巧妙而不露痕迹地融合着古老和现代。 

2017年11月。

  我相信,凡是去过巴塞罗那的人都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的感觉。巴塞罗那在西班牙的地位相当于我国上海。然而,如此国际大都市却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车马喧哗繁华热闹,不论在市区何处,你都会感受到温馨清雅静谧安详的氛围。游览巴塞罗那时,我常常会对所处的时代产生怀疑,看人们衣着打扮是当代,看周围环境是古代;也会对城市环境感到疑惑,是乡村?却不见牛羊农舍,是都市?却一派田园风光。市区内甚至看不到目前国内城市中常见的作为“发展”和“现代化”标志冲天入云的高楼大厦和层层叠叠的立交桥。显然,巴塞罗那人并不认为这样就算“发展”和进入“现代化社会”,而古老文明历史才是它最耀眼的亮点和无价瑰宝。

大概由于对巴塞罗那这个城市还不熟悉,我对这个城市似乎依然还喜欢不起来。

  巴塞罗那完好地保留了古代建筑物和都市格局,把现代和超现代“硬件”出神入化地揉进其中,使城市古今合璧相得益彰。遍布城市的大学、研究院、美术馆、博物馆、文学馆、书店、展览馆、凯旋门、纪念碑、王宫、教堂、剧院、广场、公园、喷泉、名人旧居及街头雕塑,无不为巴塞罗那涂上浓重的文化色彩。人们随时可以领略到巴塞罗那人引以为豪的毕加索、高迪、达利、米罗和塔皮埃斯等艺术和建筑大师的风采,追寻伟大航海家哥伦布的足迹。

几日前工作中租用了一日小巴士,司机忍不住一路闲聊,他一眼看出我右脚膝盖内扣,说大概以往我有自己没有注意到的膝盖损伤,又说他曾在巴萨篮球队职业打过球,1992年18岁那一年,也是巴塞罗那举办奥运会整个城市漂亮翻身的那一年,他膝盖受了伤,从此永久地终结了职业运动员的生涯。做了两年篮球教练后,子承父业开始做司机,然而从未间断过锻炼,最近开始学空手道。

  巴塞罗那是欧洲及地中海著名的海港和商埠,恰似一颗明珠镶嵌在伊比利亚半岛,城市寸土如金。然而,巴塞罗那却阻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房地产开发商,把黄金土地让给了自然。大自然带着清纯的气息涌进城市,一片片草坪,一排排树木,一座座花园,使这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西班牙文化古城生机勃勃。

长期的运动确实让他don’t age,看上去如30岁的壮年。

  漫步黄金海岸是游览巴塞罗那不可缺少的内容。沿着卡布蓝里大街向东走到尽头便是哥伦布广场,著名的哥伦布纪念碑矗立中央。广场东侧是当年哥伦布远航出海口,现在是港口深水码头,海里停泊着哥伦布航海时乘的“拉尼亚”号帆船复制品,供游人参观。长长的海岸线铺着一条别具一格的彩色石板人行路,与惹人心醉的蓝色海洋仅隔一条十几米宽的金色沙滩。每隔一段路都有仅供情侣两人面向大海的石头座椅。道路两旁种植着高大挺拔的棕榈树,翠绿的阔叶随海风摇曳,仿佛向行人发出种种神秘的信息。

用车那一天一路参观的是高迪给巴塞罗那这个城市留下的遗产,圣家堂,米拉之家,以及为这个城市留下的其他波浪形的美。

  漫步鲜花大街,两侧是法国梧桐和棕榈藩篱,一个挨一个的售花亭让人淹没在鲜花的海洋中。街头艺人的演奏,活人装扮的人体雕塑,画家卖画作画,室外文化沙龙,也让人从另一个角度领略了巴塞罗那的风情。当然不能忘记到步行街尽头典雅别致的水龙头下,尝一口清凉甘甜的“巴塞罗那圣水”,据说喝了就会想再来巴塞罗那。

图片 1

巴塞罗那城市中心街道一横一竖,切分成无数方方正正的方块,而每个十字路口,都不是90度直角拐弯,均以45度角的方式被切割掉一块。司机告诉我,这种方法是由高迪引进的,是为了让当时城市的有轨电车(tranvía)转弯时有更好的视角,更安全。然而这位天才在年老时,却正是因为被有轨电车撞伤耽误治疗而死。

图片 2

最近看完的一本书恰好关于西班牙——《1937年西班牙回忆》,是墨西哥诗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克塔维奥·帕斯(Octavio
Paz)前妻Elena
Garro作品,也许是翻译的关系,吸引力不算大。彼时的帕斯还年轻,毛头小子与丫头片子的冒险,不如乔治·奥威尔的绝望,也不如海明威的激荡,没有罗伯特·卡帕镜头下的真实,其实离战争还有远。

书中让人饶有趣味的是文学教科书上的大家:Samuel Balejo, Pablo Neruda,
Miguel Hernandez, Federico García
Lorca,在书中是鲜活的、潦倒的、穷困的或充满各种缺点、以权势压制对手的,可以看到现代光环过滤之前的大家,是本书的一种迷人的奖励。知识分子的难以抱团,在巴黎的各自飞让人觉得有点好笑。

书里还有另一个细节令人触动,内战时期共和派和弗朗哥的军队甚至连制服都一模一样,以致路人经过路障回答派别像是撞大运,为什么?“哎呀!你这是什么问题呀!你没瞧见我们都是西班牙人吗?”

这种尴尬,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发生。

今年陆陆续续看了不少西班牙内战的书,偶尔的感触是,有时信仰不得不说像一场笑话,却常以排山倒海的牺牲为代价。此次在马德里,我没能去看格尔尼卡的真迹,就在它成品80周年纪念的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