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如说欧洲最大的国家巴西就已经是葡萄牙共和国(República Portuguesa)的债务国,战胜深海的躁动一定写在各样圣地亚哥人的面颊

  暴晒了一天的葡萄牙里斯本迎来深蓝的夜色,温度终于不再灼人。万家亮起了灯火,这街边一家接着一家的大排档正经历一天当中最忙碌的时刻。小巷四处传来的民谣,小店老板的吆喝和客人的笑声此起彼伏,同时消融在迎面吹来的海风里。风的味道是咸的,尤其是簇拥的旧城区,到处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鱼腥,这并不讨厌,反而令人觉得这个一度欲拥抱与征服整个海洋却又远在天边的城市一瞬间变得平易近人!当然,平易近人不意味着平凡。

还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姑妈曾经送给我一本书,书名大概叫“航海家的故事”–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了葡萄牙和西班牙这两个曾经的海上帝国以及达伽马麦哲伦哥伦布等一干航海家。十多年以后,KOEI的电玩“大航海时代”风靡大学校园;二十多年以后,姑妈已经驾鹤西去,那本书也早已不知所踪,而我则踏上了飞往“两牙”的航班,去窥探一下航海家的国度。

 

如今的葡萄牙只是偏安欧洲西南部的一个小国,但在十五十六世纪的全盛时代,葡萄牙是欧洲首屈一指的海上强国,在非洲亚洲和南美拥有大量殖民地,比如南美洲最大的国家巴西就曾经是葡萄牙的殖民地。葡萄牙的殖民帝国始自1415年,航海家亨利率领葡萄牙舰队征服北非的伊斯兰贸易中心休达;1488年春天,葡萄牙航海家迪亚士最早探险至非洲最南端好望角;1498年达·伽马终于开辟了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的航线;1522年,葡萄牙探险家斐迪南·麦哲伦所率领的西班牙船队首次环航地球。这一次次艰险的新航线探索奠定了葡萄牙海上贸易和殖民地霸主的地位,从此开始的西方殖民地的掠夺甚至直接影响到现在的世界格局。

  特茹河畔的贝伦塔一定不陌生眼前过往的船只,在此它已经遥望了大西洋五百年的月升日落。它身后的圣哲罗姆修道院就像写给大航海时代的情书,每一道飞檐走壁间都刻满对新世界的感叹。1497年,达伽马在扬帆远洋之前曾在这里祈祷旅途顺利。当他开辟印度洋新航线并满载东方的金银珠宝凯旋归来,葡萄牙开启了海上霸主的岁月。在此后的一整个世纪里,诺大的海洋成就了葡萄牙人的雄心壮志。只是,人有兴衰浮沉,一个民族也有其繁华和萧条的命运,这似乎是天地间亘古不变的规则。当西班牙和随后的英格兰海上势力逐渐强大,葡萄牙则走向没落。或许就如Walter所说的,Fado之所以哀愁,因为它唱的是葡萄牙人在世界不断失去殖民地后整个民族刻骨铭心的悲观。如果时光倒流500年,征服海洋的躁动一定写在每个里斯本人的脸上。今天的里斯本依旧繁华,只是这种繁华透着安详和与世无争,就如长眠在圣哲罗姆修道院内的达伽马,早就习惯了大西洋的习习凉风,远去的是大航海时代所有的记忆。

1755年11月1日早晨,里斯本发生9级地震,地震所造成的损失加上接踵而至的海啸和火灾将整个里斯本夷为平地,再随着大英帝国和法兰西帝国的崛起,葡萄牙帝国逐渐没落。即便海上帝国已是昨日黄花,但葡萄牙对航海还是怀着深厚的感情,葡萄牙的国徽中心图案是金色的古老航海仪器-浑天仪;国歌则唱道“海上英雄,高贵民族,国家勇敢,永不灭亡!”

 

葡萄牙现在已经成为欧盟的一员也加入了申根协定,所以前往葡萄牙申请申根签证即可。大陆目前还没有开通直飞葡萄牙的航线,一般可以选择从欧洲大陆转机。我们乘坐的是法国航空经巴黎中转的航班,去程上海-巴黎-里斯本,回程巴塞罗那-巴黎-上海,含税往返约8300.按照我在欧洲旅行的经验,这次仍旧选择入住apartment。这座公寓位于Bairro
Alto区域,离Chiado地铁站和Rossio广场及车站步行三五分钟可达,可谓交通便利。比较先进的是,这间公寓是全自助服务的,信用卡网上付款后,我们会收到一封含有大门和房门密码的邮件,check-in时间过后即可使用入住;而到了check-out的时间以后,该密码自动失效。房间不算很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完全可以在这里烧个葡国鸡过上几天里斯本老百姓的日子。我们共住了三晚,每晚的价格是90欧元,可供三人居住。

推荐酒店:

图片 1

  葡萄牙-里斯本皇家宫廷酒店(Lisbon
Real Palácio
Hotel)位于里斯本市中心,是一家拥有147间客房的五星级酒店。除了舒适的客房,酒店还拥有餐厅、会议和活动室、健康俱乐部等,可为您提供优质的住宿、餐饮和会议服务。

图片 2

这里是里斯本最著名的夜生活区,楼下的小巷里都摆满了餐桌,恰逢周末有足球联赛,吵吵嚷嚷几乎这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早上出门,还没打扫的街巷有些脏乱,还好只有周末才会如此,后面两天倒还算整洁。这里是个居民区,也许不够奢华,但我喜欢这种local的生活气息。粉色外墙的就是我们的公寓。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从小巷出来转个弯,就是热闹的Chiado,里斯本开始显露出大都市的一面。Rossio广场是里斯本的交通中心,Rossio车站本身就建造的非常精美,两扇拱门的曲线非常优美。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佩德罗四世纪念碑,用以纪念这位放弃王位,将毕生用于推翻葡萄牙专制统治的国王,因此它又被称为佩德罗四世广场。在以海洋立国的葡萄牙,广场上经常看见砾石铺就的波浪形花纹,同样的花纹在澳门也可以看见。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里斯本其实也是一座建造在山丘上的城市,所以地铁站都挖的很深,比如Chiado的地铁站自动扶梯层层叠叠,站台走廊上投影着天气预报等信息,恍如时光隧道。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从Rossio经过热闹的Augusta大街,可以通往里斯本另一处标志性景点–奥古斯塔凯旋门。由于是步行街,现在中间都可以摆上餐桌营业。两侧西饼店里最多的自然是蛋挞,坐在这里喝上一杯著名的Sangria鸡尾酒,十分惬意。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凯旋门外的广场是科梅尔西奥广场,广场三面环绕着黄色的市政大楼,曾经是葡萄牙王宫的所在地。高大的拱门上胜利女神伸开双臂,广场中间葡萄牙国王何塞一世的雕像。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从广场往山坡上缓缓步行大约二十多分钟后来到了圣若热城堡,城堡本身可供参观的东西并不多,更像是一座公园。这座城堡最早建造于罗马帝国时代,而后摩尔人、哥特人和西班牙人都曾经占领并改扩建。当年居高临下的堡垒,如今则是俯瞰里斯本市容全景最好的位置。黄昏时分的里斯本,又一艘游轮驶离港口往大西洋开去,金色的夕阳和璀璨的灯光为这座曾经辉煌的帝国首都增添了一份新的亮丽。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里斯本最有魅力的还是那些老城区的小巷,斑驳的墙面甚至有些破旧,有轨电车的轨道微微泛着光,似乎诉说着过去的历史和辉煌。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老城中心有一座1902年年投入使用的圣胡斯塔升降机,铸铁的框架充满了艺术气息,原来设计者是埃菲尔铁塔作者的学生。乘坐升降机到达顶层最后才发现,原来这里并不是孤零零的一座平台,而是可以通往卡尔穆广场(Largo
do Carmo),毁于那场大地震的卡尔莫大教堂的遗址还耸立在那里。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贝伦区,位于里斯本市中心以西6公里,这里保存着葡萄牙的两处世界文化遗产–杰罗尼莫许修道院Jeronimos和贝伦塔Belém
Tower,所以也是里斯本的必到景点。从市中心乘坐15路电车,Belém-Jerónimos站下车便来到了贝伦区。

Belém的地名在葡萄牙语中的意思是耶稣的出生地“伯利恒”,众多航海家正是从这里的港口启程前往未知的世界,其中不乏著名的探险家入瓦斯科·达伽马。在前往贝伦区的路上会看到“4月25日”大桥,这座大桥在1966年建成,当时是欧洲最长的大桥。而这个奇怪的名字,则是为了纪念在1974年4月25日发动的推翻葡萄牙军政府的丁香革命成功。河对岸有一座巨大的耶稣站立像,与里约那座雕像如出一辙。

图片 41

杰罗尼莫许修道院在达伽马顺利开辟印度航线后建造,耗费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才建成。主要建筑分为大教堂和修道院两部分,大教堂规模宏大,白色的外墙上满是精美的雕刻。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大教堂内部安放着达伽马的棺椁,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作弥撒的时间,唱诗班的吟唱很是动听。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修道院则是用黄色砂岩建造,各个柱子和拱门的纹饰都不一样,结合了哥特式的尖顶和文艺复兴的装饰,又渗透出伊斯兰风格圆滑曲线。恰逢当地学生打击乐团演出,激昂的鼓声和悠扬的风笛声回荡在修道院里。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从教堂往河口方向走去,便是航海纪念碑。高大的纪念碑以整体造型如同一艘乘风破浪的帆船,而船首处则是开创航海时代的“航海王子”-唐·阿方索·亨利,在他的身后两侧,则是达迦马等葡萄牙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乘坐电梯登上大航海纪念碑的顶部,整个贝伦区风光旖旎,远方是巨大的“4月25日”大桥,而朝着大西洋的一侧则是著名的贝伦塔。在众多的游艇和帆船中,我们发现了这艘迷你的小帆船,莫非是帆船中的smart?从纪念碑顶端往下看,才发现广场上原来是一个巨大的船舵图案。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蓝天白云下的贝伦区全景。

图片 59

图片 60

午餐时间到了,去尝尝贝伦区最正宗的葡式蛋挞吧!PASTéIS DE
BELéM于1837年开业,是世界上第一家蛋挞店,由于就位于贝伦区中心地带,所以一直是顾客盈门,堂吃是不能指望了,外卖都要排队。百年老店果然名不虚传,蛋挞外皮酥脆内芯香滑,带着蛋奶天然的清香,撒上糖粉和肉桂粉咬一口,外焦里嫩,又香又甜。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吃完了蛋挞继续沿着特茹河前进,就来到了葡萄牙的标志性建筑–贝伦塔。这是一座五层防御工事,建于曼努埃尔一世时期的1514年到1520年间,用来防御贝伦区的港口,以及附近的大教堂。从外观上看,也是一艘起帆远航的帆船造型。在贝伦塔的建筑风格上,大量使用了摩尔人和阿拉伯人的艺术元素,比如说岗亭顶端的胡椒粉盒形状的炮台。为了显示出国王的声威,塔上装饰了许多曼努埃尔式的象征物,比如说厚的石绳环绕塔身,点缀石结、浑天仪或是耶稣十字和一些其他的动植物元素。随着时间流逝,贝伦塔失去了它建造时的主要用途。在后来的几个世纪中,它被用作海关,电报站,甚至是灯塔,贮藏室被改造成的地牢。今天,它就像耸立在美国纽约的自由女神像一样,耸立在里斯本港口,成为了葡萄牙的象征。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辛特拉的文化景观(Cultural Landscape of
Sintra),位于里斯本以西约20公里处,因其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文化遗存,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从里斯本市中心的Rossio车站乘坐火车可以很方便的直接到达这里,甚至连这里的火车站也是一处景观。相比里斯本的喧嚣,这里要安静很多,一切都是缓缓的,静静的。

图片 68

图片 69

辛特拉山上的摩尔人城堡,由于年代久远,只有城墙还保存完整,同伴戏称到葡萄牙来看长城了。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辛特拉最美丽的宫殿,是佩纳宫(Palacioda
Pena)。佩纳宫建于1840-1850年,是国王的夏季离宫,它耀眼、奇特、魔幻的造型看上去像一座乐园式的城堡。宫殿本身为多种建筑风格的大杂烩,兼具哥德式、文艺复兴式、摩尔式、曼努埃尔式(Manueline,葡王努埃尔一世)的风格,装饰以精美的雕刻和摩尔人风格的瓷砖。

图片 73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图片 77

图片 78

坐在童话一般的城堡上,大西洋上的海风徐徐吹来。

图片 79

图片 80

罗卡角(Cabo da
Roca)是一处海拔约140米的狭窄悬崖,也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最西点。人们在罗卡角的山崖上建了一座灯塔和一个面向大洋的十字架。十字架下用葡萄牙语写着:“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罗卡角曾被网民评为“全球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这里海天一色,壮丽开阔引人遐想。面对着浩瀚的大西洋,我遥想着当年航海家们无畏的驶向未知的新世界。

图片 81

图片 82

图片 83

图片 84

从罗卡角向东十几公里处,就是葡萄牙的第三大城市卡斯卡伊斯Cascais。说是第三大城市,人口还不到20万,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度假的小镇,蓝天白云,碧海金沙,椰影婆娑。

图片 85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海滩上是来度假的帅哥美女。

图片 89

图片 90

图片 91

海鲜餐馆和俏皮的店铺鳞次栉比

图片 92

图片 93

路边的广场上,仍旧是经典的海浪波纹与国王塑像。

图片 94

图片 95

路边一幢简洁的房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真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呀!

图片 96

图片 97

最终我们选择了这间紫色外观的餐馆大快朵颐,内部装饰和餐具也是复古精致。来这里自然是吃海鲜,没想到这里做的海鲜泡饭居然有些中餐的口味,鲜美异常。

图片 98

图片 99

图片 100

图片 101

葡萄牙的晚餐一般要从晚上七八点才开始,这个时候热闹的小广场和寂静的小巷形成鲜明的对比。

图片 102

图片 103

说到最后,里斯本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既不是华美的建筑,也不是开阔的海景,而是那里的有轨电车!尤其是28路电车,这条线路沿东西方向穿过里斯本老城最有特点的区域,全程下来要走一个多小时,东边到山顶的圣若热城堡,西边接近四月二十五大桥附近,沿途景点众多,可谓旅行者的“神车”。小电车穿行在窄窄的巷子里,有时你甚至会被这个猛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一跳–因为它的尺寸似乎要把巷子撑爆一般!有淘气的学童扒在车外,也有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不紧不慢的等着车子。坐着这样的小电车,叮叮当当的穿行在高低起伏的大街小巷,本身就是一场愉快的旅行。

图片 104

图片 105

图片 106

图片 107

图片 108

图片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