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比未来还沉溺以后向往的生存,笔者到底抵达了放在拉利Bella的岩石教堂

图片 1

记得大约是初中的时候,有过一句很非主流的话“时间就像握在手里的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越走越远,离家也越来越远。是读大学以后,还是长大以后,都有吧!

 

来外地读大学,便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倒真有点像在外的游子,回家的时日屈指可数,和弟弟妹妹呆在一起竟想用大人的眼光与想法去审视去改变他们,想起1年前不还是开着玩笑,彼此纵容与理解。

  在黑暗中穿过一片破烂的小路,我终于抵达了位于拉利贝拉的岩石教堂。时间是清晨5点半,然而已经有很多身着白袍的教徒在这里开始了一天的祈祷。

妹妹已经差不多初中毕业,已经对任何事物都有了自己的看法与理解,前一段时间,QQ上有男同学跟她发信息表白,竟然恐慌了我好几天。弟弟也变成了小小的男子汉,会在我过生日的时候精心的给准备礼物,给我小小的惊喜。

 

和朋友学了不一样的专业,去了不一样的大学,不同的城市,不一样的生活。聊天觉得话题越来越少,很多人开始习惯性的怀念以前。

  这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岩石教徒位于非洲国家埃塞俄比亚北部的小镇拉利贝拉,这座因传奇教堂而闻名的小镇,在耶路撒冷被穆斯林所占据后,更一度被提倡为新的耶路撒冷城,成为了埃塞俄比亚人民心中的圣城。

记得初中时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觉得对生活充满了好奇,那时候大家好像都是在班上名列前茅的好学生,上课上得累了便转头玩起了游戏,心思是多么单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都有努力的方向。唯一与现在不同的是,那个时候过于的想逃离家庭,好像比现在还痴迷未来向往的生活。

 

也记得初中离校班主任挨个拥抱,这种告别方式是在后来的几年都没有过,后来发现人生有多少告别来得及这样庄重,又承担得起这份仪式感。

  拉利贝拉拥有11座岩石教堂,彼此间由地道和回廊连为一个整体。我首先来到了的是位于北教堂群的圣玛利亚教堂,跟随着络绎不绝的教徒穿过一座石门,经过了一小段山洞以后,眼前出现了一座由岩石凿成的教堂,纵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这座教堂是由一块巨大的岩石直接雕刻出来的,其开凿之艰难,雕刻之精细,创造之独特,配得上巧夺天工四个字。

高中听过的那个电台,叫做FM97.0“暗恋桃花仑”,一起和宿舍里的一群姑娘深夜躲在被窝里留言,然后屏住呼吸听着主播读出你的留言,然后宿舍里一片欢呼,比得了一等奖还要开心。

 

高中是活得最自在的三年,上课看过小说,看过电视剧,睡过觉,逃过课,也努力过奋斗过,认识了很多很不错的人,稀里糊涂的考上了大学,学了喜欢的专业。

  1000年前的人们在这片山体里开凿独石,首先在巨型岩石上除去表层浮土,在其四周开凿出10-20米的深沟,将它与周围岩石分离,然后开始在独石上精雕细琢,极其艰难而小心地将岩石内多余的石块一点一点凿掉,形成空间,接着雕刻穹顶、天花板、拱门、廊柱邓,最终形成一座座精妙的岩石教堂。

2014年—2015年的那个冬天,真的是最难忘的经历,没有经历过艺考真的无法感同身受吧!也许忘记了长沙冬天零下有多么冷,也许忘记了深夜的火锅有多么好吃,也许也忘了考场的路有多么难走……但是不论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也忘不了陪在身边的你们呀!

 

如今我们天南地北,你们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不知觉得想起度过的那些风里雨里的日子。像你们在留言录里跟我说过的一样,不管以后的路有多么艰辛,想想艺考的时光就好了。后来的路确实很艰辛,或许是少了你们的陪伴。

图片 2

世界上真的有好多猝不及防的离开,一些很珍惜的人往往都没有来得及好好道别,一声珍重,便真的就再也没有聚在一起过。

 

毕业后,或许工作,或许上学,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忙,我们也真的没有把彼此忘记。后来的路,很复杂,也搞不清方向,我们仿佛都没有把现在的日子过成以前口中明明白白的远方。

  在教堂外围的深沟里,穿着白色长袍的巡礼者都在虔诚地祈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或席地而坐诵读着经文,或站在高处一动不动望向教堂内部。在教堂里,修道士们正在进行着一系列祈祷仪式。

那么我们挑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聚在老地方,聊聊以前白衣飘飘的年代,聊聊明明白白的远方。

 

  在我正对面,一个看似十八九岁的少女,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用白头巾将其头部包裹住。她靠近教堂墙壁,闭上双眼,口里默念着祈祷词,然后将头额触碰到教堂墙壁上,停留数十秒。似乎那一刻神通过头额与她同在。突然想起,这样用头额触碰墙壁、大地、窗棂的祈祷仪式,在伊斯兰教、佛教里都存在,或许,这是宗教信徒与神直接对话最好的方式之一。

 

  路过一个手拿圣经的年轻人身旁时,他把我叫住了,简单的几句寒暄后得知他叫加索尔,今年25岁,他向我展示了手中的圣经,他告诉我这本圣经是他爷爷留下了的,有一百多年了,他每天清晨都会捧着这本圣经来到这里进行祈祷。

 

  在埃塞俄比亚,现在全国人口中62.8%信仰基督教,这是一个具有悠久和丰富的基督教传统的国家,早期基督教从公元1世纪开始就已经在埃塞俄比亚北部和中部传播了。

 

  当我准备离开这个教堂前往这片非洲屋脊上最独特、巧妙和著名的圣乔治十字岩石教堂时,加索尔说他陪我一起前往。于是我们就一起徒步前往独立于南北教堂群之外的圣乔治教堂。

 

图片 3 

 

  很快,我们来到了圣乔治教堂。这座教堂的精华之处在于整块巨型岩石被雕凿成正十字形。而平面的屋顶上也雕刻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这样的设计更是为此教堂增添了一份神性,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埃塞俄比亚的象征。

  

  在高高的山顶俯瞰,这座教堂犹如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矗立于大地上。这座教堂坐落在一个很深的岩石坑内,一个地下通道连接着它的入口,其内部装饰和陈设都极为朴素而庄严。仔细观察,与其他教堂不同的是,教堂的窗口并未完全被掏空,只是形成了一个窗棂的形状。而整座教堂没有任何粘合剂合土木结构,细节线条分明,整体浑然天成。这是杰出的建筑物,更是巨型的工艺品。

 

  站在不远的小山坡上俯瞰这座教堂,远处刚刚升起的太阳照耀在这“非洲屋脊”之称的土地上,红黄交替,神、人、大自然交融出这副壮丽的画面,彼此相得益彰,内心倍增这敬畏之情。

 

  站在这被誉为“非洲奇迹”的岩石教堂面前,看着这基督教文明在埃塞俄亚繁荣发展的非凡产物,内心对人类的力量充满了无限的敬佩。这样的敬佩,在于千年之前在这毫无机械帮助下,人类依靠怎样的力量生生从这岩石中一锤一锤凿成这自然与人文巨大融合的奇观。这样的敬佩,更在于宗教文明对于人类发展不可替代的影响。

 

图片 4

 

  一代一代的信徒,在这里,诵经祈祷,找寻方向,寻求安宁。

 

  参观完圣乔治教堂后,加索尔告诉我他要回去将自己的小店打开经营了,他脱掉长袍,俨然从一个宗教信徒回归成了一个普通百姓。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突然明白,宗教,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这白衣飘飘,在身边,在心中。

 

  而这个世界的太多人,都和他一样,在宗教的指引下生活希望生生不息。如这人类瑰丽的岩石教堂与那飘起的白色长衫,昭示着人内心的力量与圣洁。